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UP主开始 > 196、偷袭一个老同志

196、偷袭一个老同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孟时看老秦愤怒,错愕、疑惑交织的表情,意识到自己的状态、语气有点不合适,干咳了一声,说,“我看你是一个五十八岁的老同志,不和你争,希望你耗……”
  
  老秦听不得别人说他岁数,孟时话没说完,他就像被点着的炮仗一样,一下就爆了。
  
  “行了!行了!”他也顾不得拿腔拿调,直接指着张麟均怒声说,“你让他在这录,压根就没想在正式录制的时候唱这首歌,现在跟我在这扯什么犊子!”
  
  在孟时唱完《硬汉》之后,老秦就想明白了,孟时本来就没想在台上用这首歌,不然他没有理由让人用相机单独录下来。
  
  他录下来,没办法直接放到哔站上面去。
  
  因为现在才录第二期,距离《乐队》的正式播,还太久了。
  
  这货就是借着棚里的设备灯光,公器私用,给自己录了首歌。
  
  张麟均手里拿着已经关掉的相机,被老秦指一下,吓得差点没把相机扔了。
  
  陆成康走过去,指了指因为蹦起来接孟时弹出来的吉他拨片,引发腿疼的江油,说,“相机我帮你拿,你去扶一下你朋友。”
  
  张麟均下意识就把相机给了他,弯腰去捡江油的拐杖。
  
  因为这首歌和老秦起了争执的马一个,回头用他那直勾勾得眼神,盯着孟时,问,“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唱这首歌?”
  
  老秦一看马一个开始对孟时输出,心情好了许多,虽然马一个很不给他面子,但这人并不是在针对自己,而是在针对事。
  
  他索性不说话,开始看戏。
  
  孟时没否认,从台上跳下去,走到马一个身边,打口袋里摸出烟,把里头仅剩的一根递给他。
  
  马一个没接,垮着张马脸,复读,“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唱这首歌?”
  
  孟时多少能理解老秦刚刚的感受了,把烟收回来,叼着,点了,说,“我没说要上去唱这首歌啊。”
  
  马一个楞了下。
  
  孟时说,“我说这首歌送给马卡和孟愈远。”
  
  马一个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渔夫帽,转身招呼自己的人,说,“正式录制的时候,我们在过来。”
  
  他觉的自己像个小丑一样,被孟时耍了,还认为孟时这人不值得结交。
  
  孟时叼着烟,看着领着舌剑其他人离开的马一个,没想明白他这是怎么了。
  
  疑惑的看了眼身边的褚乐,意思,你们老熟人了,我哪里惹到他了?
  
  “别管他,这人就这样,谁也不知道脑子里都想些什么。”褚乐耸了耸肩,问焦从,“你脑子也有病,要不猜一下他在想什么?”
  
  焦从锤了他一拳,“我是精神方面有问题,马个是脑子有问题,我认为自己比他强一点,我不屑猜他。”焦从认为马一个这破名字拗口,一直管他叫马个。
  
  这两个家伙,人还没走,就开始当面埋汰人了。
  
  秦川和舌剑,双方关系并不算好,在褚乐看来,你甩我们主唱脸,那我就不用给你脸。
  
  而焦从是真心觉得自个的精神状态比马一个强。
  
  马一个人没走出去几步,自然是听到了焦从和褚乐的话,不过他和乐队几人头都没回,直接走了。
  
  不是他没脾气,是打不过……
  
  秦川乐队老五,焦从,褚乐的脑回路和孟时很像,我就这弔样,不服你就干我,文斗武斗,你来选,不带怕的。
  
  以前楼三在的时候,因为他的性格,老五几人还算克制。
  
  现在孟时……
  
  这货自个都不讲“武德”。
  
  孟时拍了下对马一个背影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划的焦从,说,“哥,你清醒点,你把自己房子点了这事还记得吗?”
  
  焦从摸了摸自个的爆炸头,挺骄傲的样子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