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就是超级警察 > 1201、同道中人

1201、同道中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通过女营业员的解释,大家似乎也都明白,张温妻子周姐跟超市老板之间的关系,似乎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。
  
  而张温也是在一周前才知道这件事。
  
  毕竟,张温此前一直活跃在城区,六合镇家中的情况,似乎根本不清楚。
  
  可能周姐也并不清楚,丈夫目前在城区从事哪项职业,两人之间的隔阂,似乎并没有因为张温的出狱而变得好转。
  
  毕竟张温不在的这段日子,周姐早已对他失望透顶,甩掉张温,跟超市老板在一起,似乎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。
  
  而超市老板也早就对自己的原配夫人有感情隔阂,但超市老板是否真的要抛弃妻子,跟周姐在一起,这点店员也并不清楚。
  
  没过多久,一个身材姣好,长相清秀的女子,便从不远处走来。
  
  女店员见状,赶紧闭嘴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只是对着女子一脸焦急道:“周姐,警察说你丈夫……”
  
  瞥了眼顾晨,女营业员顿时也不再说话,似乎将这件事情全盘交给顾晨来处理。
  
  顾晨转过身,直接来到女子面前,上下打量着女子的穿着。
  
  女子此刻穿着单薄,似乎是刚睡醒模样,整个人看起来蓬头垢面。
  
  见她看见警察,也不慌张,似乎也不追问丈夫情况。
  
  顾晨有些迟疑,忙问她:“你是张温的妻子?”
  
  女子点头:“没错。”
  
  “你丈夫摔死在路边山崖下的深沟里,这事你知道吗?”一旁的卢薇薇问。
  
  女子默默点头:“刚才电话里已经知道了。”
  
  “那你就没一点反应?”袁莎莎见女子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模样,也是有些惊愕,忙问她:“张温可是你丈夫,你丈夫摔死,你就没一点反应?”
  
  “那要我怎样?”女子瞥了眼袁莎莎,也是没好气道:“他这种人,作恶多端,迟早会遭报应的。”
  
  “你们是不知道,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?每天都活在别人的骂名中。”
  
  “就因为我有一个不务正业,整天只会以偷窃为生的丈夫,他被关在牢里这些年,我怎么办?他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”
  
  见女子情绪有些激动,似乎要将自己这些年的委屈一一道出,顾晨赶紧打断道:“我知道你很难,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。”
  
  “我想说的是,你现在还是张温的合法妻子,他出事故,你怎么都得出来处理一下后事吧?”
  
  “没错。”王警官见状,也插嘴说道:“张温这人怎么样,我们暂且不去评价,但死者为大,很多事情,需要你去处理。”
  
  女子努力抹去眼角的泪珠,问顾晨:“所以你们需要我怎么做?”
  
  “张温的死有些蹊跷,我们想调查一下他的死因,因此……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  
  谈话之间,顾晨已经将笔录本掏出。
  
  女子有些迟疑,忙问顾晨:“你刚才不是说了吗?他是摔下路边山崖的深沟里,难道是被人撞下去的?”
  
  “并不是。”顾晨直接否定了这个说法,又道:“从我们目前对他的尸体状态进行检查发现,他或许是事先被人用石头砸晕或砸成重伤,随后用胶带将他与摩托车缠在一起,最后被推入路边山崖下的深沟里,导致死亡。”
  
  “被人推下去的?还用胶布缠在摩托车上?”闻言顾晨说辞,首先惊愕的不是张温的妻子,而是一旁的齐刘海女营业员。
  
  卢薇薇直接点头嗯道:“没错,事情就是这样的,因为凶手想要伪造张温是骑车意外摔下山崖深沟的死亡假象。”
  
  “为了做的逼真,所以需要将张温连人带车一起推下去,这样才能达到效果。”
  
  “但是当时的张温已经被打晕,或者被打成重伤,所以要制造逼真的案发现场,可能从技术层面上来说,似乎有些难度。”
  
  “所以凶手才想出用胶带将张温固定在摩托车上,待推下山崖造成死亡事实后,在想办法将胶带撕下带走,从而让张温看上去,更像是一起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……”
  
  卢薇薇将顾晨当时在案发现场所发现的问题,一一跟周姐和齐刘海女营业员讲解一遍。
  
  两人顿时愣在当场。
  
  就连之前一直冷淡的周姐,此刻的眼神中也充满着不可思议。
  
  周姐瞥了眼卢薇薇和顾晨,问道:“所以你们找到凶手了吗?到底是谁干的?”
  
  “我们这不是在调查吗?”见周姐终于有了反应,顾晨这才又道:“我们需要对张温的人际关系,做一个全面的梳理。”
  
  “所以,这需要你的配合,这也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。”
  
  听闻顾晨这么一说,周姐顿时深呼一口气,也是不由喃喃自语:“这家伙,竟然沦落到有人想害他?也难怪他当初干下这么多坏事。”
  
  瞥了眼顾晨,周姐又问:“那你们有什么想问的?”
  
  顾晨看看四周,指了指自己的警车:“我们去车上说。”
  
  “好。”周姐默默点头,表示同意。
  
  随后跟随大家一起坐上警车。
  
  顾晨将执法记录仪取下之后,反方向放在车上,这才开始了流程。
  
  “把你的姓名,身份证号码告诉我。”顾晨说。
  
  “我叫周玲,身份证号码是……”
  
  按照顾晨的意思,周玲很快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信息。
  
  顾晨又问:“你丈夫之前有跟人结仇没?”
  
  “有啊,太多了。”周玲深呼一口气,也是没好气道:“你们可能不知道,张温之前从工厂辞职后,就一直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还死喜欢打牌。”
  
  “当初家里那点积蓄,都是被他打牌给败光的,为此我们两个可没少吵架。”
  
  “喜欢打牌。”顾晨将这一条记录在案,又问:“我刚才说的是跟谁结仇,你说很多,能不能再具体些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”
  
  周玲忽然迟疑了一下。
  
  顾晨继续提醒:“把他们的名字都说出来,我们会去挨个调查的。”
  
  “警察同志。”抬头看着顾晨,周玲摇了摇脑袋:“这个也太多了,都是他的一些狐朋狗友,打牌嘛,难免都会有些矛盾。”
  
  “再就是他改不掉偷窃的毛病,但凡被他偷过的人家,哪个不恨他?”
  
  “所以你觉得,就因为这些,那些所谓的‘仇人’才会下此毒手吗?”
  
  顾晨一句反问,瞬间又将周玲问傻在那。
  
  见周玲毫无反应,顾晨又道:“作案动机很重要,如果只是一些打牌时闹出的不愉快,我想这上升不到杀人的水平。”
  
  “而那些被张温偷窃过的受害者,他们也犯不着对张温展开如此报复。”
  
  “所以张温的死,或许就是因为近期的某些矛盾造成的,你说呢?”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被顾晨如此疯狂暗示,周玲心态崩了。
  
  这不就是在暗示自己最近与张温的矛盾吗?
  
  只是顾晨说的比较含蓄罢了。
  
  见周玲不再做声,卢薇薇直接替她指出道:“据我们所知,你跟张温现在并没有住在一起,而是在前些天,搬进了超市的员工宿舍,有这事吗?”
  
  周玲默默点头。
  
  卢薇薇又问:“所以……我想知道为什么?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周玲有些难以启齿,但卢薇薇这么一问,肯定是要知道答案的。
  
  毕竟这些警察,就是奔着张温的案子来的。
  
  现在不说,等于是告诉警方,自己心中有鬼。
  
  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,周玲还是勉强点头承认道:“没错,我们两个最近在感情上出现了隔阂,婚姻走到了尽头,我正准备跟张温商量离婚的事情。”
  
  “所以……所以我需要冷静一下,因此才搬到员工宿舍,我不想再回那个家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